010-82421190

在线客服

aesop@aesop-tech.com

扫描二维码 订阅号 服务号

医索寓言(北京)科技有限公司 Aesop Technology (Beijing) Co., Ltd.

叙事医学文本Narrative medicine
文本叙事 网站首页 > 文本叙事
第一个故事
医生们为什么流泪?

 

卫峰,武汉人,创业者。
疫情时期,他协调组织了武汉很多大型车队和志愿者团队,义务派送救援物资。
 
一天下午,
武汉一家医院的医生到了他的物资集散中心,
领一批海外华人捐赠的防护服。
 
这些医生们在一线已经干了72小时,身体到了极限,目光还很坚定。
想不到,看到这些来自国外的防护服,他们突然就哭了。
 
为什么,防护服质量再好,也不至于感动哭吧?
 
因为,他们说,这才是她们想象中应该穿在身上的衣服。
过去三天,都穿着几层一次性防护服,隔段时间就换一下去紫外线消毒,
他们都习惯了。
看到这批衣服,才觉得:
对啊应该是这样的。
这个时候流下来的,是委屈的眼泪。

一线人员的壮烈,你也许很难想象。

所有医院爆满,收到求助电话,社区工作人员先上门排查。
很多病人无法被收治,只好回家等着,默默的在家里等待。
等好,或等死。
社区的工作人员则要上门处理所有这些。
昨天很多人看到一篇《我在武汉殡葬一线,我们现在需要一些援助》(404了)。殡仪馆不容易,而社区就是殡仪馆的前站。
 
一个武汉江汉区卫生服务工作人员:接到通知,要去搬运一位离开的老人。
他们进入才发现,老人已经身亡好一段,需要马上把尸体运走,消毒,
而他们甚至连手套都没有,只能直接上手。
 
年轻的女医生一边搬,一边哭;一边哭,一边搬。
眼泪于是全留在护目镜里面,眼前一片白雾,空气里都是消毒水的味道。
有人一下子晕了过去,醒来继续抬。

▲ 面对死者,社区一线人员只能空手工作


那双平时在朋友圈发搞怪自拍,
洗碗后感觉抹上护手霜的呵护
牵着孩子香香软绵绵小手的手
 
也是早上给自己披上白大褂,
一粒粒扣上扣子的手
 
就是现在这双
毫无保护的、抖着的,抱着感染逝世的患者,
给他们装入塑料袋子,推出家门,
送进殡仪馆的手。

 

这样的故事太多

我心里一次次的心疼,

保护好他们,

保护好他们。



文章内容转载:柳叶刀